页面载入中...

张楚新作《中年妇女恋爱史》 讲凡尘也讲星光

  至于苏尔科夫,在俄罗斯政坛早已成名。曾担任俄政府副总理,现在是总统助理。苏尔科夫于2019年2月在俄罗斯《独立报》刊登署名文章,题为《普京的长久国家》。这篇文章让他再次受到舆论关注。

  苏尔科夫现年55岁,被誉为克里姆林宫的“首席政治谋士”、“红衣主教”。十几年前,正是他所提出的“主权民主理论”引起了各方面的高度关注。

  但是,苏尔科夫在政府管理方面的才干,似乎并不像他在政治理论方面那么突出。所以,能否成为普京的“接班人”,一直被画上问号。

  站在2020年的当下,可能我们确实无法准确预测4年后,普京会做出什么选择。一如在20年前,当叶利钦推出外表年轻、精干的普京作为自己接班人时,很多人也没预料到,就是他开启了俄罗斯的“普京时代”。

  有关重阳节的传说,见于梁朝吴均的《续齐谐记》:汝南桓景随费长房游学累年,长房谓曰:“九月九日,汝家中当有灾。宜急去,令家人各作绛囊,盛茱萸,以系臂,登高饮菊花酒,此祸可除。”景如言,齐家登山。夕还,见鸡犬牛羊一时暴死。长房闻之曰:“此可代也。”今世人九日登高饮酒,妇人带茱萸囊,盖始于此。

  重阳节的原型之一是古代的祭祀大火的仪式,起源于原是信仰。作为古代季节星宿标志的“大火”星,在季秋九月隐退,《夏小正》称“九月内火”,“大火”星的退隐,不仅使一向以大火星为季节生产与季节生活标识的古人失去了时间的坐标,同时使将大火奉若神明的古人产生莫名的恐惧,火神的休眠意味着漫漫长冬的到来,因此,在“内火”时节,一如其出现时要有迎火仪式那样,人们要举行相应的送行祭仪。古代的祭仪情形虽渺茫难晓,但还是可以从后世的重阳节仪中寻找到一些古俗遗痕。如江南部分地区有重阳祭灶的习俗,是家居的火神,由此可见古代九月祭祀“大火”的蛛丝马迹。古人长将重阳与上巳或寒食、九月九与三月三作为对应的春秋大节。汉刘歆《西京杂记》称:“三月上巳,九月重阳,使女游戏,就此祓禊登高。”上巳、寒食与重阳的对应,是以“大火”出没为依据。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季节有了新的认识,九月祭火星的仪式逐步衰落,但人们对九月因阳气的衰减而引起的自然物候变化仍然有着特殊的感情,因此登高避忌的古俗依旧传承。如果说上巳(清明节)是人们度过漫长冬季后出室畅游的节日,那么重阳大约是在秋寒新至、人们即将隐居时的具有仪式意义的秋游,所以民间有清明节“踏青”,重阳节“辞青”的风俗。

admin
张楚新作《中年妇女恋爱史》 讲凡尘也讲星光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