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弗吉尼亚美术馆珠宝亮相国博

  自1956年起,张伯驹、潘素夫妇陆续将收藏的100余件书画文物捐献给国家。他曾言:“予所收蓄,不必终予身为予有,但使永存吾土,世传有绪,是则予为是录之所愿也。”

  今年四月初,由张伯驹潘素文化发展基金会牵头联合故宫博物院、吉林省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共同合作张伯驹捐献文物纪念展“世传有绪、永存吾土”于故宫武英殿举办。五月,文化和旅游部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了纪念张伯驹诞辰一百二十周年座谈会,文博界专家学者共同缅怀追思了张伯驹先生。

  张柠和白烨都关注到《平凡的世界》中人物形象的塑造。张柠认为,中国100年来长篇叙事文学中留下的可以被记住的人物形象很少,孙少平、孙少安的人物形象立住了。白烨说:“《平凡的世界》精神蕴含丰厚,尤其是少安和少平,他们就是普通人,是普通农村青年,在艰难困苦中把握自己的命运,不向命运低头。他通过两个农村青年命运的遭遇与转折写出了时代跟社会的变化,比如改革开放没有到来的时候,他们几乎走投无路了,少安在村里已经当队长了,少平还没有上学,穷困、没钱、没权,造成的自卑沉重地压着兄弟俩。改革开放以后他们抓住了机会,少安开始搞承包,办砖厂,开始有些机会了,能展示自己,使自己可以把握命运。包括少平后来离开,都跟时代密切相关。时代不变,他俩的命运很难改变。”

  但是《平凡的世界》并没有一味耽溺于现实。“他写了大量外国文学名著对少安和少平的影响。比如少平上学的时候看到了《创业史》《简爱》,少平去了煤矿之后还看《红与黑》。某种意义上讲,文学作品所呈现出来的另外一个世界,让他们除了现实之外好像还有另外一种向往性的东西。”白烨说。

  张柠认为,路遥的写作在当时比较像现实主义写法,但并不是19世纪的批判现实主义,他有浓烈的理想主义色彩与浪漫主义情怀。“路遥对世界的理解以及他对世界的呈现就是他要坚持的现实主义,这种现实主义就是文艺复兴以来确定的人本主义精神——个人有自由选择的权利、自由选择的能力以及承担选择后果的能力。孙少平和孙少安就是这样的人,不断地选择,不断地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文学作品呈现出来的人的成长经历,人的经验展开的过程本身构成了这个小说完全的自主价值,不需要求助于别的东西。”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弗吉尼亚美术馆珠宝亮相国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